K.550

把你比作夏天也不为过

【黄喻】这名男子,渴望得到吸血鬼(1)

本文为 【双花】这名男子、一点也不想捡到人鱼(1) 、

【双花】这名男子、一点也不想捡到人鱼(2) 、

【双花】这名男子、一点也不想捡到人鱼。(3) 、

【双花】这名男子、一点也不想捡到人鱼。(4-END) 的跨CP系列文。

因此,本文含有:

※双花描写。

※半架空世界设定。

※人鱼孙哲平、吸血鬼黄少天设定。

※隐形了所以看不到的前系列文剧情提要。


那么接下来~

少天生日快乐=3=~~~~







喻文州刚把门关上,马上又掏钥匙打开,退了回去,他站在玄关那儿静了两秒,侧着头,认真地盯着墙上的一条细纹。

直到寂静的世界里,从右侧传来一声小小的“啪嗒”。

喻文州摸向门把。

门外“叮”地一声脆响。

他按下门把,走出门外,身后随手带上门,对着电梯那条快要合上的门缝喊道:

“哎!麻烦等一下!”

电梯顿了片刻,马上又打开了,喻文州恰好走到跟前,笑得眯起眼,渐开的门中洒出明亮的光,照得他像只友好的狐狸。

他知道黄少天的反应总是很快的,非常配合他抓紧的时机。

“谢谢了。”他笑着对旁边的人说,“这么晚了,出去吃宵夜?”

道谢一般能让人愉快而顺利地打开话题。

黄少天眨了眨眼,有几分不好意思地咧开嘴,唇下尖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

“去……相亲。”黄少天这会儿出奇地话少,“我只能晚上和别人吃饭嘛。”

喻文州简直被这个可爱的笑容晃了眼,但并没有被晃了心智,他马上反应过来捕捉到重要关键词,然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“黄先生您还很年轻呀?”

因为得到了认同,黄少天迅速地抱怨起来:“哎!对啊!我今年才一百二十五岁,刚过成年礼不到十年!就上星期和我妈打电话嘛,就,说了两句牙有点痒,她就觉得我该找伴儿了,昨天才跟我,今天替我约了姑娘见面!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啊??有这么严重吗?成年期牙痒那不是超正常的事情嘛,虽然痒得有点过头,但这不就跟月经来多来少差不多,也可能是内分泌失调……”

喻文州微笑着听他说话,黄少天是个吸血鬼,皮肤非常白,在太耀眼的灯下五官格外不显眼,但只要他双唇飞舞起来,脸上表情就会很生动,而且不会有丝毫的夸张感。

总之就是好看。英俊。难以形容地令人心动。

“唔……虽然吸血鬼成年期是有这个问题,但您检查过吗?会不会是牙本质过敏?”喻文州掐着点儿表示关心。

“不可能啦,我吃了几百年的生冷酸辣,从来没什么问题,”黄少天一摆手——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偷出来几百年的经验,“就是那个啦,那个……轻微发情啊!”

黄少天不太好意思地看了看电梯内的镜子,镜面倒映出飞速下滑的数字,离抵达地面还有六十层。

喻文州轻轻地笑着:“每月的发情期都是固定的,谈个恋爱也就解决了,犯不着相亲这么严肃吧?您是有什么常规外的情况吗?”

吸血鬼忍不住抬起手掌捂住自己的下颚,这个问题其实有点涉及隐私了,并不太符合他俩之间的邻居关系,不过他愿意回答,只是有点儿害羞。

“我……”黄少天近乎嘀咕地说,“我的牙整个月都在痒。”

喻文州一愣,立刻问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黄少天茫然道:“忘了。”

“叮!”

电梯门开了。

黄少天率先走出去,朝车库的方向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,摸着鼻子说:“那个,我总觉得你太客气了,我不是很习惯,要么直接叫我名字吧,我也叫你的名字OK吗?还有敬语就不要用了,我俩看起来差不多大,也太奇怪了。”

“……可以。”喻文州反应了一下,他有些迟疑地叫道:“少天?”

“哎,文州,”黄少天高兴地笑出来,“你去哪里?要不要我顺便载你一程?”

 

车上不知为何气氛有点安静,黄少天伸手打开了电台,富有活力的日文曲子流泻而出,他脸上一僵,马上拧台,音乐变成安宁优雅的钢琴曲。

喻文州要是留意到这个细节,肯定会感叹他可爱——喜欢动画歌有什么问题!没什么问题啊!不过此刻他正在思考别的事情,一件事关他后半生是否幸福的事情。

黄少天的牙为什么会这么不正常?

……有时候喻文州也为自己在恋爱中不成熟的盲目感到头疼,但好友张佳乐总是很欣赏这种爱情的盲目。

比如这会儿,他不由得忧心忡忡地认为,这和某种疾病可能有一定的关系,当然,喻文州同志只是一介民警,并不熟悉牙科医学上的事情,可是在喜欢的人身上就算挂上二十公斤的担心,那也是一点儿不嫌多的。

所以他决定还是要拉黄少天去看看牙医。

“我觉得,”他突然说出话来,倒是吓得黄少天一抖,“……您抖什么?我很吓人吗?我觉得您还是去看一下牙医比较好,我有个推荐,等我给您找一下名片……”

黄少天打断他:“文州。”

“嗯?”喻文州翻找着抬起头来。

“咱们做个交易,我接受你的建议,去看牙医,”黄少天敲着方向盘,小小地皱着眉,神色不太满意,“作为交换,你不可以再用敬语了。”

喻文州明显怔了怔,然后才笑着说:“好。”

车停在警局外面,喻文州把名片递给黄少天,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:“王医生很厉害的,可能人有点冷,您……你不要介意。”

黄少天听着他的话,说:“好!”

喻文州发现他的反应的确是非常快,可以跟着说出的字转脸色,很轻易很快速地就能神采飞扬。

真好。

喻文州愉快地和他告别,而黄少天冲他一笑:“值班小心啦!”然后才关上窗户,开走了。

哎。

失策。

喻文州神色冷静,他从转身走进警局大门开始,就在检讨自己刚刚的言行,他对自己有诸多诸多数不清的不满意,但最重要的终归还是:居然没能阻止黄少天去相亲!

可是把人姑娘晾一晚上也不好。

没有可是,他不爽。

他不爽也不能拉坏少天在别人心里的形象啊!

……哎少天。

现在可以叫少天了。

“哎,哎,老喻,哎,鱼啊!哎!喻文州!”

喻文州在同事的叫声里清醒过来:“什么?”

“你手机响了。还有你碰上啥好事儿了啊,笑得活像在马路边上捡了一千块……”

喻文州尴尬地选择接听电话:“喂?”

“喻文州!不得了了啊!?”张佳乐惊慌失措的声音从电话里活灵活现地传出来,“我在外面看见你家小蝙蝠和姑娘吃饭啊!他是直的?你……”

“他在相亲。”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……”张佳乐古怪地沉默片刻,“啥?吸血鬼还会相亲?”

“连人鱼都会相亲,你信不信?”

张佳乐听出来喻文州心情不好了:“哦——你不要迁怒我啊,又不是我的错。”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喻文州换了耳麦通话,同时开始处理网络咨询,回答人民群众的提问,必须有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和耐心,“那是他家里安排的,因为他牙齿有问题,他家人担心他,想给他快点解决发情问题。”

“啥问题?吸血鬼不就是牙痒嘛?又不是牙疼。”

“他牙痒的周期长。”

张佳乐不分场合说烂话的毛病犯了:“也没见过人类姑娘月经不调就去相亲的。”

“……”喻文州竟然有一瞬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,他感觉自己一定是被坏心情冲昏了脑子,“……不是,他的牙,估计是不间断地发痒。”

“不间断地发痒?那两颗尖牙?”张佳乐讶然道,“那是很让人抓狂。啊?孙哲平你说什么?”

张佳乐的声音忽远忽近:“是吸血鬼啊,你忘了嘛,我给你讲过!什么?有这个可能性?呃……我说不说好啊?滚,还不是因为你赖在车里不肯出来我才要这么大声说话!”

“文州啊。”张佳乐一回来,声音顿时变得很温柔,喻文州心中警铃大作,“那啥啊……孙哲平说,这个情况有可能是因为黄少天自己想谈恋爱了。”

喻文州愣住:“什么意思?”

张佳乐委婉不下去了:“就是说,他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“惨了!”张佳乐惨叫,“他把电话挂了!他要干什么!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!”

“你干十万件傻事喻文州也不可能干出半件。”孙哲平将正在看的书合上,慢条斯理地回答。

张佳乐把手里的可乐往车前盖上一砸:“孙哲平你几个意思!”

“轮不到你担心的意思。上车,回家了。”孙哲平勾勾手指,另一手按键,驾驶座的门无声翻开。

张佳乐坐进来,还是唉声叹气的:“我给他操下心不行吗?之前他没少帮我的忙……”

“你一天到晚念他,我很不爽。”孙哲平特别平静地说。

张佳乐被噎到了,他在心里诅咒人鱼的直性子三百遍,啪一声把车顶灯关掉掩饰自己红了的耳朵。

在这一对正儿八经已婚情侣进入午夜时间的同时,喻文州正面无表情地接听群众来电。

“好的,那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您不要着急,我们一定给解决这个问题……”

“喂您好这里是……”

“生活中的困难总是很多的,我这就给您转接自杀热线……”

“猫丢了我们不负责的,我们真的不负责这个……”

同事们看着喻文州冬天般冷酷的面孔,听着他春天般温暖的语气,感到寒气在自己背上爬。

喻文州认真地思考着。

发情。自发性发情。非自发性发情。

如果说黄少天的牙齿问题,是他人引起的、非自发的持续轻微发情现象,那为什么他家里人还要给他安排相亲?这很奇怪,他不觉得黄少天家里是那种反对自由恋爱的史前级古董家庭。

或者——

他们在问及黄少天有没有喜欢的人时,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。

这引起了他们的担忧,认为黄少天存在发情紊乱,需要伴侣来调整他的身体状况。

……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,喻文州完全说服了自己,他甚至想站起来给自己鼓掌。

总之,还是首先要排除过敏这个可能性。

喻文州砰一声挂上电话,铿锵的响声让周围同事的汗毛一个起落。




TBC

评论(22)
热度(209)
© K.550 | Powered by LOFTER